陳玄走出木屋,賞賜了幾桶猴兒酒和幾噸靈魚肉,便打發他們離去了。

一番暢聊,時間已經過去很久。

他感覺也差不多了,主力部隊和學生援軍也該反攻過來了。

想了想,他將身上的衣物撕成一片片的,找大小憨憨借了點血灑在身上,又將自己的戰刀打斷。

接著他趴在地上快速做了兩千個俯卧撐,直到氣喘吁吁,大汗淋漓。

汗液和血液、塵土混合在一起,搞得他身上污跡斑斑。

他現在的樣子,好似剛經過一番慘烈的苦戰。

陳玄肩扛斷刀,靜靜等待援軍。

7017k 雖然說從現在情況上來看,這些蘇家的武者已經佔據了優勢,然而想要真正的殺死這隻虎王,讓這隻虎王一命嗚呼的話,可以說還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畢竟虎王自己的作戰底蘊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所以說在這個情況之下,嗯,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只能夠通過自己相應的實力來消磨這隻虎王的戰鬥力,這隻虎王如果真正的能夠在自己的血脈境界方面得到順利的突破的話,或許他能夠真正的通過自己相應的實力來殺死這些蘇家的武者,但是在現在的情況上來看,。這隻虎王早已經被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打怕了,蘇家武者拚命的對這隻虎王來進行相應的追擊的時候,這隻虎王甚至連一絲一毫的還手之力都沒有。

如果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去的話,這隻虎王被這些書架武者被擊殺,也僅僅是時間問題罷了,最開始的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緊緊地將這隻虎王圍在了中間,即便這隻虎王尋找機會想要逃走,但是卻依然根本就逃不走,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上來看這些蘇家的武者,想要擊殺這隻虎王,恐怕還真正的要耗費一定的時間,由於沈建在作戰的過程當中,並沒有通過自己強橫的實力來幫助這些蘇家的武者對付這隻虎王,因此從現在來看,這隻火短時間內可以也死不了,不過死不了會死不了被打,殘的可能性可是非常的高了,因為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完全能夠通過自己極為強橫的實力,直接將這隻虎王順利的殺死掉。

現在的這個虎王依靠自己相應的實力都可以將自己的對手一次一次的打成重礦,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隻虎王如果真正的想要和對方進行相互之間的生死搏殺的時候,必須要有一定的外援幫助才可以,而在這種情況之下,雖然說有一些妖獸聽到了他們之間的打鬥聲,所以說想要通過自己相應的實力來幫助這隻虎王,就是直接增加的武者,但是從目前來看,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根本就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多,因為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雙方一旦站到一定的時間的話,那麼這些蘇家屋主殺死這隻黃宏化僅僅是時間問題罷了,那些前來救援的妖獸都已經被沈建一一打死,等在外面,不過神殿這時候我感覺到有一些幸運,幸虧來的都是一些三界出席或者二階的妖獸,沈建十分輕鬆的就將他們趕跑,如果來的是一隻三階中級後期乃至於4階血脈的妖獸的話,時間想要對付他們可以說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而且有一點可以肯定,那便是一旦這個沈健真正的將這隻虎王殺死掉,並且推掉他的妖核的畫,沈建必然能夠達到三二階巔峰的程度,恐怕突破三節僅僅是時間問題罷了,因此這時候的沈建對這隻虎王也同樣是在必得,當這隻虎王被殺死之後,無論是審限還是這10名書架的武者,都可以得到非常大的好處。

然而當這個沈建真正的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來對付他們的時候,這隻虎王就可以利用自己的實力和對方進行抵抗,但是由於虎王體內的妖力能量在寶應消耗殆盡,所以說這時候這隻虎王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這隻蘇家儒者們,而反之這些蘇家武者們在過程當中,由於自信心比以前擁有了極大的提升,心魔也去除了,所以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在戰鬥的過程當中能夠充分的發揮自己極為強悍的實力,從而殺死這隻虎王,這隻虎啊,在如今的情況之下,可以說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因此這些蘇家的武者在這個情況之下完全可以將他殺死掉。

這個時候沈建便開始觀察周圍的地形和情況,因為很多妖獸他們的攻擊速度是非常快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儘管說,他們自己目前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比以前強大了很多,但是由於他們自己警覺性作戰經驗還是有多少有一些欠缺,所以說在如此關鍵的情況之下,一旦遭受到其他妖獸的猛烈的攻擊的話,很可能他們會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去抵抗,那這樣一來這些蘇家的武者就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實力來對付這隻虎王,這隻虎王,如今可以說被打的極為狼狽,身體上遍體鱗傷,鮮血淋漓,極為證明兩隻眼睛被打瞎之後,根本就看不到前方的路,即便是他進行逃跑的過程當中,也僅僅是瞎跑化了,所以說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便開始充分的利用自己極為強大的實力來對付他,然而這隻虎王在此時此刻戰鬥力已經得到了極大的削減,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這些蘇夏的物質,更何況這隻虎啊,現如今兩隻眼睛已經被打爆,根本就沒有勢力,今年你也感覺來判斷前方的路程,然而這對劍齒虎來講,他們在那種六識感官方面卻是極為弱小的,所以說他們根本就不可能進行逃跑,即便是他逃跑的過程當中也經常撞擊到一些,蒼天大樹和其他的一些極為高大的建築物。

所以說在這個情況之下,這個這些書架的武者才能在戰鬥的時候越來越爽,隨後他們將真正的將這隻虎王沒帶的空間,然後便拚命的向這隻虎王之間進行了攻擊呀,不過虎王雖然說自己的血脈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得到極大的學姐,然而在面對這些書架的武者的狂追猛硐的情況之下,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得以求生,所以說這時候他的身體再次被這些蘇家武者打成重傷,這些虎王在這些書家武者不要命的攻擊之下,如今已經感覺到極為吃力的,在現如今的情況之下,他根本就不可能再能夠繼續和這些富家武者來進行長時間的作戰,黃蓓姬殺蘇家武者,取得戰鬥的勝利,基本上是時間問題而已。

蘇家武者們為了能夠真正儘快的殺死這隻虎王,在攻擊這隻虎王的過程當中,都用了極為強大的攻擊力,那這樣一來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並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強橫實力,真正的對他發起致命的攻擊,然而在這個情況下,這些蘇家這些蘇家獨者們,能夠通過自己極大的作戰力量來攻擊對方,而對方雖然說十分的想要殺死這些蘇家的武者,然而他卻有心無力,力不能支,根本就不可能支撐他長時間的作戰,他40次課,這隻火不僅僅體內的妖力能量已經幾乎接近消耗殆盡,而與此同時他的血脈力量也同樣消耗了很多,所以說這時候的他根本就不可能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實力和這些私下武者們進行爭戰,如果這隻虎王此時此刻面對不是全盛時期的自己的話,他要對不起這些書架的武者會有還有一些希望,然而在現如今的情況之下,他根本就不可能打不過這些蘇家的骨折,這樣一來就導致一種局面,那就是這些書架,武者們越戰越勇,通過自己強悍的實力真正能夠擊敗擊敗這隻活着之火,也會被這些書壓的武者順利的擊殺掉。

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蘇霞的武者,因為自己自身實力的強大根本就不可能在這隻虎王面有些示弱,雖然說他們所吞服的這些妖化丹,這個藥力在現如今的情況之下已經被消耗了很多,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也是不可能短時間的就上的事,杜家武者此時此刻卻並沒有因為他們知道強弩之末根本就不可能支撐長時間的戰鬥,蘇夏武者只要齊心合力,發起自己最強的攻擊的時候,殺死這隻虎王,根本就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因此在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可以利用自己相應的作戰實力來對付他。

而沈建在此時此刻,因為自己實力方面的強大,對自己作戰實力十分有信心,即便他的他對於培養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實際上也是欣欣10度的,因此在這時候的這個沈建便開始利用自己及圍牆后的實力來對付他們,而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此時此刻,因為他們自己自身實力的強大,已經完全不再懼怕那些虛偽境界達到三階前期的妖獸,要知道在妖獸的這個家族裏面,建築物家族還是比較強大的,而其他的這些妖獸,即便達到了番茄和這些虎王同等境界情況之下,也不是這些虎王的對手,所以說這些蘇家的武者,如果能夠真正通過自己的相應的作戰實力和修為境界擊殺這隻虎王的話,那麼接下來再遇到其他的這些人類或者妖獸,如果那些人類或者妖獸實力境界達到三級前期的話,這些實名註銷武者聯合起來完全可以對付他們,這樣一來就可以極大程度的提升他們附加的戰鬥力。

十名蘇家的武者戰鬥力連在一起,能夠擊殺一隻三階的高手,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不僅僅會認同她的蘇家,而且即便是薊州學院和汽修城,也會被這件事情震動起來,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樹下的武者,並真正的能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和對方之間來進行生死搏殺,然而在現如今的情況之下儘管說這些附加的無證能夠真正的和敵人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戰鬥燃,而這些蘇下午者想要短時間的殺死這隻虎王也是不可能的,這些樹下的武者,對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能力還是有一個客觀的評價的,所以說這時候他們在,面對一些妖獸,以及一些馮家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的時候,也不可能和對方硬打硬拼。

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其實在內心深處還是非常的高興的,而且他們在自己的心中還是十分的感激這個沈建的,因為在沈建的幫助之下,他們不僅僅自己自身的戰鬥力擁有極大的提升,而與此同時這些蘇家的武者,甚至能夠真正的利用自己極為強橫的實力去攻擊一些來自於馮家或者歐陽家族的高手,因為他們這時候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們現在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達到了2階8段的程度,如果他們接下來將這隻劍齒虎的皮肉通通充實到自己肚子裏的時候,他們相信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可是能夠達到2階9段的成果而到那時候的他們距離氣府境高手你僅僅一步之遙,如果這10名富家的武者要是真正的培養起來的話,他們對於馮家澳洋家族必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重創。

沈建到這個時候看到這十名蘇家武者,自己自身的區位境界和作戰實力,擁有了那麼大幅度的提升,心中有一種非常欣慰的感覺,因為他知道,他如今如果想要滅掉馮家或者歐陽家族的時候,必須要藉助其他家族的力量,而縣誌均蘇家就是沈建需要藉助的力量,因為1號度假完全可以將馮家和歐陽家族直接的打死掉,而馮家和歐陽家這兩大家族儘管說自己也同樣擁有強大的背景後台,,然而這些背景卻不可能不遺餘力地幫助他們,當他們發現自己的所獲得的利益和付出不成正比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將這些馮家的武者拒之門外,因此這時候日月學院,那些高手對他們的幫助來說,他們並沒有感覺到太優越的感覺。

而且由於日月學院核心弟子天生性情高傲,因此當這些馮家武者為了滿足這些核心子弟的需要,逃往北京娶妻根本就不可能雙方平起平坐而對相比之下,沈建卻不遺餘力的來幫助蘇家,讓這些書架的武者能夠真正的得到實惠同而得到實力方面的提升。因此沈建相信如果這種狀況發展,五年之後過去他們輸家必然會在急救城裏強調到無法動搖的地步,而那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那些高手們想要擊殺這些蘇家可以說也同樣是一件以為困難的事情,畢竟蘇家的整個家底蘊到了那時候恐怕會完全強大到薊州城裏面無法抵擋的地步。。 「他自己做的孽,自己承擔,那個王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活該他被打。」

張權淡漠的說道,隨後看向了小胡。

「小胡,我們打算過幾天就走了,你的事情,打算怎麼辦?」

張權這話讓小胡有些無奈,如果是以前,他直接就跟著張權回去了,絲毫不會猶豫,但是現在,他有了葉璇,他還不想這麼快離開。

「哈哈權哥,這小子現在整天沉浸在溫柔鄉里,捨不得走了。」

唐亮在一旁打趣的說道。

「你不走也沒有關係,不過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

張權淡淡的說道。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是個人才,將來需要更加廣闊的天地才能夠發揮你的才能,不要老是窩在這種小角落,不會有出息的。」

聽了張權的話,小胡怎麼能夠不明白呢,在魏縣基本上沒有什麼發展,即便是小胡一身本事,也終究是難以發揮出來。

不過去了蜀南那就不一樣了,哪裡才是小胡發揮的天地。

「我知道,我會走的,不過,我想處理一下和葉璇的事情。」

小胡淡淡的看著張權說道,他還是有些捨不得葉璇,畢竟他們這才剛剛在一起。

「你是不是傻?」

張權沒好氣的看著小胡。

「你不知道把家人都一起帶到蜀南去?」

張權翻了個白眼,難道小胡還想把家安在這裡嘛?

魏縣是老家,這一點不錯,但是小胡和他爸媽不一樣,將來一定會離開的。何況現在也得罪了王家,到時候還會有不少的麻煩事情,如果現在不離開,將來會怎麼樣也不清楚呢。

「對啊,你幹嘛不把爸媽和葉璇接到蜀南去。」

唐亮也是好奇的說道。

「我和我爸媽商量過了,他們不願意去,所以再給我一些時間,我好好的勸勸他們。」

小胡無奈的看著張權和唐亮,老一輩的人都捨不得自己的根基,所以這事情確實有些難辦,就連張權自己,也還沒有把張大山接過來呢。

「行,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也不強迫你現在就走,沒事,我們在蜀南等你,等你回來了,我給你開家公司。」

張權笑這拍了拍小胡的肩膀說道。

「放心權哥,我還欠你三十萬呢,這輩子做牛做馬都要被你還回來!」

小胡笑了笑,如果不是張權的三十萬,說不定他和葉璇的事情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單單因為這件事情,小胡就能夠感恩一輩子。

當然,張權也不會虧待小胡,畢竟小胡的價值可比這三十萬要貴重多了。

……

從蜀南去魏縣,車上坐著三個人,現在回蜀南,車上就只有兩個人了。

等到了蜀南,張權把唐亮送了回去,這傢伙這幾天看小胡和葉璇卿卿我我的,早就按捺不住了,屁顛屁顛的回家找劉曉玲快活去了。

張權也是回到了家中。

不管是什麼時候回來,只要是提前通知江芸,那麼江芸總是能夠做好一桌子的飯菜,給張權時刻準備著。

「芸芸,今天吃什麼啊?」

張權笑了起來,剛洗完手,就看見了江芸端著一盆湯走了過來。

「大補湯!」

江芸紅著臉說道,冉冉這時候早就和奶奶外婆睡去了,所以偌大一個房子,只有張權和江芸還清醒著。

「你這婆娘,是不是今晚要我不睡了?」

張權哈哈大笑起來,和江芸也是老夫老妻,所以說話都帶著一些調侃的味道。

「哼,你離開了這麼多天,你還想著睡覺?不可能的!」

江芸氣嘟嘟的說道,現在的她全職在家裡做家庭主婦,其實生活還是比較枯燥。

江芸和那些貴婦人不一樣,她不打牌,不逛街,就喜歡在家裡研究菜譜,給張權和冉冉做好吃的,這樣的女人,讓張權心中有無限的感動。

「是嗎?那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喝湯了。」

張權嘿嘿一笑,走過去抱著江芸,給她解下了圍裙。

「我吃你怎麼樣?」

張權小聲的在江芸的耳邊說道,這溫潤的氣息,讓江芸脖子都紅透了,柔弱軟軟的身軀好似要融化在張權的懷裡。

見狀如此,張權那裡還顧得上什麼大補湯,先幹活,再補身子……

一夜雲雨,無話可說。

但第二天一早,冉冉和她奶奶外婆看見桌子上的大補湯都涼透了,這時候兩人相視一笑,感覺她們應該是能將報孫子的願望再提一提了。

在家裡休息了兩天,張權也按捺不住寂寞,去了公司一趟。

目前染雲手機的銷售情況很不錯,雖然有三星和諾基亞的官司纏身,但是這依舊不影響張權他們的銷售。

而諾基亞這些品牌,原本的價格就十分的昂貴,即便是下壓了價格,依舊不是一般人能夠消費的起的。

辦公室內,張權看著最近的報告,其實三巨頭的價格已經逼近了他們的底線,再降,他們自己也吃不消了。

而張權這邊倒是沒有收到什麼影響。

「秦雅,購物節的事情商量的怎麼樣了?」

張權看這秦雅淡淡的說道。

「已經定好了日期,就在九月中旬,目前所有的活動都在緊鑼密鼓的辦理,還有我們把蓉城也拿下了,到時候蓉城,蜀南,共同舉辦這個活動。」

秦雅笑著說道,她看了看張權,才發現張權似乎黑眼圈都加重了一些。

「怎麼了?這幾天你似乎休息的很不好啊,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和江芸奮戰到天亮?」

這話從秦雅的口中說出來,別有一番風味,張權罕見的有些臉紅,只能尷尬的搖了搖頭。

「別騙我了,看你這樣子我就知道了。」

秦雅笑著,但是眼眸中多少是有些嫉妒的。

如果睡在張權身邊的人是她秦雅就好了。

可惜張權在這方面鐵石心腸,根本就不給秦雅機會了,自從灣城的那一次事件發生后,不管是秦雅遞過來的一杯水,或者是一份點心,張權都絕對不會碰,生怕這娘們給自己下藥。

這種防範的心理,讓秦雅很傷心,但是這也是她自己自找的。

。 沈建在教導這些蘇家武者的時候,當然會著重給他們講述心魔的可怕,隨便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擔心這些蘇家的武者,在歷練和作戰的時候會種下心魔,不過從目前情況上來看,畢竟他們附加了底蘊深厚這些附加的武者,即便他們的實力比不上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那些武者,實力上面比他們弱上很多,不過也依然是薊州城三大家族之一,他們這些人可以說也是見過一些世面的,不可能因為一點挫折就種下心魔。

最起碼極大多數的蘇家武者都不可能遇到這樣的事情,然而但面對神風熊這個家族的時候,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和攻略和他們來進行作戰,是沈建接下來就是要考慮的,有時候作為人民人類物質而言,和妖獸作戰的時候實力固然重要,不過採取相應的作戰手段也是極為重要的,一旦採取非常好的作戰手段和方法,那麼往往可以事半功倍,尤其是對這些群聚類的妖獸。

所以說沈建並沒有非常魯莽的就帶領這些私家武者去攻擊妖獸的巢穴,而是帶領這些人類的武者嗎?慢慢的去打開神風中家族的老巢,神風熊家族,可是群體性的在群體攻擊之下,這些蘇家武者這麼久打不過他們,如果這些什麼什麼數量稀少的話,怎麼都好說,然而一旦這個神風熊家族十分龐大,並且聯合起來對付這些人類武者的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到那時候真的是一種非常的凶多極少的場面,人家不不想讓這種事情發生在這些蘇家武者在你面前。

然後沈建便帶領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靜悄悄的來到了神風熊家族的領地要知道沈建其實帶領這些實力並不是很強大的,蘇家五准了,來到神風熊家族的地方,別說也是極為困難的,畢竟這些蘇家武者,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水利也僅僅處於穩定前期而已,武魂境前期的武者,僅僅能夠施展出元力,外放隔空殺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戰元力凝兵更不可能是暗元力化翼,從而在空中飛翔,因此在這樣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根本就無法來根據實際的危險情況來進行相應的躲避。

不過在現如今的情況之下,沈建也只能夠面對實際,因為他們這些富家武者畢竟要在閃電帶領下來進行歷練,因此他們只能夠靜悄悄的來到神光子的領地,首先為了保證這些蘇家盧庄的在,接下來好隨時都會爆發出來的,戰鬥當中能夠真正的保確保安全,甚至說連大氣都不敢喘,因為一旦他們的動靜大一點,就可能被這些妖獸所暗自攻擊。如果被那些普通的妖獸發現的話,或許怎麼都好說,一旦被那些強大妖獸家族的高手遇見的話,很可能這些神風雲家族會群起,而攻之聯合起來將這些蘇家武者圍在中間,那在這樣情況之下,布局軟體能夠橫掃一片,真正的殺死就越來越多的什麼,但是這些人類武者們並沒有這樣好的運氣和實力了。

因為沈建一己之力,即便是能夠殺死這些神風熊,甚至說能夠將神風熊家族的老巢直接幹掉,即便那麼強大也無法確保能夠保護這些蘇家武者,能夠活著走出萬妖山脈,因此這時候神經病盤算的靜悄悄的來到神風熊家族的老巢,只要看看這什麼牛家族究竟是一種什麼情況。

好在今天運氣特別好,他們在半路上並沒有遇到十分強大的妖獸,即便說他們見到過一些神經病,但是這些神風,熊的警覺性卻非常的強,並沒有看到這些補助圖冊讓這些杜家武者順利的躲避了他們的眼睛,然而在這樣過境的情況之下,人家依然不敢保證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就會面臨安全的境地,因為在這種隨時會爆發危險的萬妖山脈,很可能就會被其他的妖獸所攻擊。

即便他們遇到的不是神風熊,而遇到其他警覺性高的妖獸的話,也可能會遭受到他們不停的拚命的進攻,,然而一旦遭到對方進攻的話,不可能就束手就擒,更不可能坐以待斃便會通過自己相應的作戰實力和敵人進行一場殊死搏鬥,而在搏鬥當中居然會驚動神風熊家族,要知道在神風熊家族的地方一旦發生一定量的爭鬥,就會被這些神風熊視為對他們家族領地的侵犯。

人類的武者和妖獸比起來,其實妖獸的領域觀念和原來武者是一樣的,尤其是這樣有一些實力的要求,他們都擁有自己的領域,在自己的領域之內是絲毫不容侵犯的,如果侵犯它們領地的是極為強大的血脈妖獸的話,或許這些妖獸非常老老實實的,不敢怎麼樣,然後如果他發現侵犯它們領地的這些人類武者或者妖獸實力和他們相等,或者說比他們弱小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必然會不遺餘力的聯合起來對這些人來進行拚命的進攻。神風熊就是這樣一種妖獸

如果遇到極為強大的妖獸,比如說龍喂妖獸進入神風熊價格領域的時候,這些什麼榮只能購推薦關注根本就不敢和這些龍類妖獸來進行生死搏鬥,因為妖獸一讀,他們的血脈觀念非常的強,龍類妖獸他們的血脈力量可以說是僅為強大的遠遠超過那些普通的妖獸,這樣就導致這些龍的妖獸,他們在作戰的時候往往特別的強悍,而且龍類的妖獸,他們擁有龍的血脈,而龍的血脈非常的容易被其他的妖獸家族察覺到,因此即便是許媽境界不是十分強大的人類要求,即便擁有了一丁點的龍族血脈,在萬妖山脈當中可以說都是一方強者,根本就沒有哪種妖獸,但如此不識趣的去得罪。

然而相比之下,在所有的妖獸當中,龍類的妖獸畢竟是十分稀少的,或許說如果嚴格劃分的話,農曆的妖獸甚至都不屬於妖獸家族,因為龍類是單獨的一個種族,想在這樣情況之下,往往龍類在妖獸當中是至尊的強者,哪怕你有著一批龍衛行脈的妖獸,他們在妖獸群當中也同樣能夠稱王稱霸。

而這時候將沈建帶領他們這些度假的武者買,來到神風,從家族的老巢的時候,這些神風評雖然沒有發現他了,然而事情極為不妙的是,卻被其他的一些妖獸盯住了。

熊類妖獸的危險雖然說能夠暫時躲避過去,但是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強大的妖獸非常的多,可不僅僅只有什麼的景色一種其他的這些要求有很多,實力也極為強大,他們剛看到這些人類武者進入到萬洋山脈當中的時候,也必然會對這些人類武者來進行拚命的攻擊。

就拿現在的情況上來看這些蘇家武者,在沈建的帶領這家旗艦,十分輕易的躲過了神風熊的追蹤和查詢,但是其他的這些妖獸們臉色卻極為不善,他們無間在某個處森林當中,在樹葉的遮擋之下,隨時都會對這些人類一種發起行為,妖獸一族,尤其是那些看起來實力不是十分強大的妖獸,他們也同樣喜歡對這類武者來進行相應的偷襲,有時候當遇到人類無聊的時候,偷襲的效果往外比正面作戰效果更好。

畢竟還有很多的妖獸,他們的靈智和人類是相差無幾的,只不過他無法學會人類的語言,無法真正的像你那一樣,用人類語言語言交流罷了,不過他們的林志穎絕對不是很差,所以說如果人類讀者的萬妖山脈當中被這樣的妖獸形成了,只能說這些被武者的為什麼要走?因為一旦被這種要求聽到的話,往往自己連怎麼死掉的都不知道,不過沈建目前來看也並不會擔心這樣的經歷,因為神殿裡面肯定有極為強大的九陽鵬王主辦,這種血脈不僅僅賦予權健極為強大的肉身,力量也讓水那個頸椎病10分的強大,甚至說一些潛在的危險,誰也都能夠感覺得到

這時候沈建你聽著不遠處樹葉嘩啦嘩啦的聲音寂靜的可怕,沈建心中總有一種非常蓬友的感覺,因為他當然知道妖獸一族很可能就會對他們這些人只能偷襲,如果一支兩次妖獸工資越來越高,看起來或許並不是特別的簡單,但是如果對方是區域內的搖頭的話,他們在數量很大情況之下聯合攻擊人類的物質,這種攻擊力可以說是非常的可怕的,陳建對這些事情到現在也是心有餘悸的,畢竟他以前在萬妖專賣當中來進行的歷練的時候,遇到過這種去鞠了個標準,所以說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的話,這個首先遇到這些程序類的要求往往都是退避三舍的,根本就不敢輕易去得到招惹他。

尤其那些比如說狼類妖獸,狼類妖獸雖然說看起來實力不是很強的,但是這種要求是群聚類的要求,不喜歡進群去攻擊他們合作去了,幾乎已經達到了天衣無縫的地位,而且狼類妖獸他們的感知力極為靈敏,在百里之外都可以,發現他們的敵人,這就導致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在作戰的時候很可能會吃大虧,如果被這些妖獸所擊傷的話,不一定他馬上就好了,怕就怕他們會被這些妖獸真正的生吞活潑,連命運都保不住,因此在這樣情況之下,他們來到外貿上面當中的意義就不存在了,而且一旦這些妖獸將這些蘇家武者殺死掉了,哪怕是一名蘇家的武者,對水電的威望可以說都是一種非常大的打擊。

雖然說在沈建的幫助之下,這些附加物中了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擁有了非常大的提提升,但是神仙依然不敢保證,在帶領這些書家武者歷練的時候,能夠確保這些附加物每一個都能活命,如果他們能夠順利的活命,並且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都能夠提升上去,並且並沒有因為作戰留下心魔的話,那我接下吧,他們這些如果處理什麼的不出意外的話,每一個人都可以說讓自己的修為境界達到三階,成為一名氣府境界的高手。

雖然說在龐大的蓬萊大陸當中氣府境界的高手,氣府境界非常的多,數都數不清,尤其是那些家族大家族來講氣府境界的武者,往往是電阻的什麼的,但是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如果能夠讓自己自身的虛偽境界,達到幸福的境界,那麼他們幾乎。都是修鍊天賦比較強大,並且擁有一定資源的人類一個畢竟在萬妖山脈這個小地方修鍊資源可以說是思維有限的,這也是導致他們這些普通的人類武者,即便修鍊天賦,表面上看起來膽小,卻無法真正的對付這些妖獸和人類的高手一樣,所以說他們在作戰的時候他有點慎重,盡量不要讓自己不亮的時候吃虧。

而沈建現如今帶領這些附加武者進行歷練的時候,最大的壓力就是擔心這些蘇家武者會被那些妖獸真正的沖蝕掉,所以說沈建心中才如此的角度,盡量不要慌慌張張,塘沽的進入到,神風熊的領地,

但是即便如此所發生的情況,同樣讓人感覺心中極為驚訝,因為沈建發現當他們距離神風熊家族的老巢越來越近的時候,神風熊的數量也相應的多了起來,這些神風熊當中有老的有年幼的,更多的是那些正當年的神宮的那些什麼酒,自己和三段是拿經驗絕大多數達到了一階後期和二階前期沈建對付。他們,當然最少開一點,不過若是蘇家的武者去對付這些什麼的話,必然會十分的實力。

因為妖獸一家族擁有了血脈力量,因此當人類武者和妖獸之間互相比較的時候,,原來武者往往要比那些同等階的妖獸弱上一些,而人類武者利用這些要求來進行聯手,或許還是非常不錯的,如果和他們今天硬拼的話,他們必然會十分的慎重,畢竟那些妖獸和他們同同等級別他們根本就沒有十足的信心去對付那些和。他們相同等階的妖獸,因為他們如果遇到那些修鍊天股極為強大的妖獸,即便是那種妖獸修為境界暫時和他一樣,這些人類武者有那是一種碾壓的實力。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子權不知道商離的險惡用心嗎?他當然是知道的。但是知道又如何呢?此時的他已經騎虎難下了,登臨君位的機會只有這一個,若是他現在拒絕商離的冊封的話,很難說將來這些貴族是否還會如此配合地支持他成為國君。

而除了本國人的支持之外,最重要的是如今宜國的300甲兵還在一旁看著。若是自己膽敢不奉召的話,那麼這些人就極有可能以此為理由,直接將自己抓起來殺掉,而後現場另立一個國君。

真要是發生那樣的事情的話,自己是抵抗呢,還是不抵抗呢?

抵抗的話,又有幾個人願意幫助自己呢?

就算全國人民都站在自己這邊,自己又能否打得過這300個武裝到牙齒的宜國甲兵呢?

更何況,如果自己真的不奉召的話,那麼這些貴族大概率是不會支持自己的,畢竟自己不奉召,就意味著其他人還有登臨君位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獲得貴族們支持的概率極低。

而貴族一旦不支持自己,就算普通國人再支持自己,那也是沒用的。畢竟這是一個王侯將相有種,長幼尊卑有序的時代。平民的意見往往跟著本家貴族走,本家貴族不支持,平民自然不可能站出來唱反調。

綜上所述,為了避免被子鐮斬殺當場,同時也是為了自家可以就此獲得奄國國君之位,子權最終還是決定向商離低頭,接受他的冊封。

而子權一低頭,奄國國人們看他的眼神也就變得不一樣了。雖說就運算元權反抗了,自己這些人也不一定會站出來支持他,幫他和宜國硬剛到底,但是人就是這麼奇怪,我可以不支持你,但是你不能軟弱,否則你就不配領導我。

子權的行為在奄國國人們看來無疑是軟弱的表現,原先支持他登臨君位的國人們紛紛懷疑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出錯了。更有甚者,甚至還直接和身邊的人說起了「大逆不道」的話:

「本來是兄弟之邦,結果咱們奄國卻莫名其妙地成為了宜國的附庸。不僅如此,連帶著咱們奄國的國君都是宜國冊封的。既如此,咱們為什麼不直接南下去當宜國人呢?不比在這裡當諸侯國國人來的強?」

「言之有理,之前我還覺得遷徙麻煩,畢竟我家在奄國也有好幾口人,遷徙起來不像那些單身漢一般方便。如今看來,或許我們家也是時候遷徙了。」